产品型号:   
台湾亿光电子授权合作伙伴10年

龚伟斌:2000瑞丰光电只是贸易公司 2003年建厂 今年上市

目录:行业动态星级:3星级人气:-发表时间:2011-06-27 11:01:00
RSS订阅 文章出处:东裕电子网责任编辑:dyled作者:dyled

龚伟斌的瑞丰光电在成立当年就实现盈利,目前是少数几家能够给电视背光源LED批量供货的国内企业之一,2010年净利润超过4000万。

  康佳帮助瑞丰进入电视行业,是龚伟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,同时也是瑞丰的第二大股东。

  龚伟斌预计明年LED照明将迎来行业爆发,瑞丰光电将扩大低端产能以增加利润。

  顺利过会的消息传来,龚伟斌看见跟他共事多年的同事们手都在发抖,“碰杯的时候,他们的那个手,在抖。”

  晚上,公司同事一起去狂欢。龚伟斌只唱了几首歌,“我真的特别平静。他们说我,说龚总怎么那么怪。”

  他的兴奋体现在其它地方。路演在即,龚伟斌在公司练习的时候,说起公司的技术就停不下来,一直说了一个多小时。员工委婉地告诉他,一般半个小时就够了。他说,“这样啊,我也觉得说得不够好,再改改。”

  龚伟斌还住在1997年结婚时买的那套房子里,“一百一十多个平方。”最近总有朋友说他怎么开那么便宜的车,他也有计划换一辆,可是想换电动车,正在考虑比亚迪。

  他的公司叫瑞丰光电,主要做LED封装行业。他喜欢球类运动,“羽毛球在公司第一,高尔夫在行业第一。”他基本上一周去一次高尔夫球场,最好的成绩是74杆,他忍不住夸起自己的高尔夫水平,一边夸

  一边大笑。可是他也会担心打高尔夫会不会浪费时间,一个星期一次还好吧,其他也没有什么爱好了。”

  他还喜欢读哲学书,读老庄,读佛经,也读《圣经》。办公室里就放了几本哲学书。他推崇道家的理念,总是从福祸相依的角度去看问题。他回顾自己经商这么多年,“很顺,但这也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  立足产业中游

  我们说到底属于制造业,制造业不是技术领先,就是成本领先。我们的目标是做技术领先的公司

  在深圳南山区百旺信工业园内,瑞丰光电的旁边就是雷曼光电,不远处还有迈瑞公司,园区里大部分都是光电行业的公司。

  瑞丰光电租了一整幢楼。一楼和二楼就是工厂,三楼以上有办公室,有研发中心。

工厂的作业人员、技术人员都穿着防静电的脱鞋,在前两个车间里,工人们还穿着防尘服,戴着头套面罩,“那是为了防止灰尘进入车间。”公司研发人员张嘉颖介绍说。

  厂房24小时都在开工,工人分班倒。工人们被分成不同的小队,一个队大概15个人,每天评比精神面貌、衣着整洁程度,每个月出一次评比结果,得分高的小队可以获得一面小锦旗,还有400元的奖金。

  在瑞丰的大楼里面,一共有600个工作人员,其中约200是工人。在张嘉颖看来,“培养一个熟练的技术人员至少需要两年。”他是台湾人,曾经就职于台湾一家大型的同类企业,一年前刚刚来到瑞丰,从事研发工作。。

  台湾企业在LED行业比大陆走得早,规模更大。国内LED封装企业年销售额在1亿元以上的为第一阵营,约有40家,而台湾八大封装上市企业平均年销售额为10亿。

  2000年龚伟斌创立瑞丰光电,那时,公司的业务主要是贸易。

  龚伟斌说:“我不是一个保守的人,对新技术特别感兴趣。”2003年的时候,他着手自己建立工厂,开始生产。他从台湾请来了一个顾问,帮忙筹建工厂,建立了国内第一条贴片式LED生产线。第一年,2003年,工厂就已经有了产出,“我记得赚了一点点钱吧,销售额有几百万。”

  他说自己看见了市场,“我对市场的感觉特别好,能够看到光电行业未来3-5年的发展情况。”说话的间隙,他不断用双手压住头的两侧,似乎是想找出更清晰的回忆和更准确的表达。

         2003年的时候国内封装企业大约有几百家,但是都规模较小,而瑞丰是最早从事贴片式LED的两家企业之一。“那时候手机按键的市场是可以看见的,蓝光刚刚起来,一些厂家还不敢尝试。但是那时候真没想到照明这个市场。”

  成百上千家LED封装企业中,大部分国内公司还在低端领域竞争,进入门槛低,价格战异常激烈。

  瑞丰的定位一直是中高端市场,“我们的价格比别人高一点。”瑞丰的生产设备、芯片均来自国外厂商。对国内大部分第一阵营的封装企业来说,都拥有来自国外的精密的硬件设备。“最重要的是参数。”龚伟斌解释说,设备谁都可以采购,但是并不是采购之后就能生产出同样的东西。

  “当初决定建厂、引进技术那是我一拍脑袋的事情,幸好拍对了。但是现在我不希望再用这种方式,而是希望通过体制来支持创新。”

  “我们说到底属于制造业,制造业不是技术领先,就是成本领先。我们的目标是做技术领先的公司。”

  在LED产业链中,封装处于中游,上游是芯片,下游是应用。“瑞丰只做中游,”但是他也表示会与上下游展开技术合作。

  “中游的市场已经够我们5年、10年的发展了,所以我不会涉足上下游。”

采访的当天,瑞丰的厂房里还有另一行人也正在参观,是康佳集团。他们的脚上都套着蓝色的塑料袋,胸前挂着访客证。康佳集团是瑞丰的第二大股东,“是康佳打开了我们进入电视行业的缺口。”龚伟斌说。

  规模小人家不跟你玩

  康佳的入股对康佳来说是整合产业链的需要,对瑞丰来说,则终于撬开了电视商坚硬的大门

  “既然他们有战略的考虑,就让他们进来,价格没关系。我不是用谈生意的方式来跟康佳合作的。”龚伟斌拍着沙发说。

  电视行业为了完善产业链,参股LED企业是一个潮流。今年3月,创维与台湾芯片厂商晶元合作设立LED芯片厂商,而TCL集团(000100)早已参股一家LED封装企业。

  康佳入股之后,瑞丰才实现给电视厂商的供货。

  “我们的技术、品质都足够。”龚伟斌说,“对电视来说,不同的品牌对封装的芯片都有不同的需求。我们规模小,但是反应速度快,能够及时根据厂商的要求来调整。”

  对瑞丰和龚伟斌来说,最残酷的现实是不管你的技术和品质多么符合要求,LED对电视商来说只是一个小的应用器件,“你规模小,门不当、户不对,人家不跟你玩”。

  “电视商下单给瑞丰是有风险的。”龚伟斌说,“你一个芯片出问题,可能一小段就暗了,整个电视可能也就没法看了。”遇到这种问题,电视商肯定要召回产品,“一台电视一次召回至少需要1000元钱。”

  面对小规模的瑞丰,电视商是没法放心的,“万一出问题了,我就两个亿的资产,我怎么赔?”上市之后,形势就开始转变了,“我们现在算一个中型企业了,有市值,保障更充分一些,更能让电视商放心”。

  康佳的入股对康佳来说是整合产业链的需要,对瑞丰来说,则终于撬开了电视商坚硬的大门。2010年瑞丰的营业额约为2.4亿,“去年康佳给了我们一千万左右的订单,今年可能有五六千万,其他的电视厂商可能还有几千万的订单,但是没有康佳这么多”。

  瑞丰的核心业务是照明和背光产品及解决方案,这两个产品的营业额在去年所占的比例约为65%,达到1.8亿。这两个产品的毛利率水平分别为36.34%和40.95%。

  照明的大涨还没有真正到来。“今年龚伟斌去参会的时候,”厂商展出的全是LED灯,已经没有传统的照明灯了。“他预计2012年会迎来行业爆发。”

背光产品的主要应用为笔记本、液晶电视等。在跟电视商的合作过程中,龚伟斌希望逐渐能占到10%的份额。“他计划2017年时,公司的营业额达到30至50亿元。”根据瑞丰的说法,他们是少数几家能够给电视背光源LED批量供货的国内企业之一。

  对瑞丰来说,下游行业照明和背光强劲的需求是公司发展的机会,“超越现在规模比较大的台资企业”。根据瑞丰提供的数据显示,我国LED封装产值在2009年是202亿,2010年预计是225亿,而背光市场的需求在2010年-2013年将达到60%的符合增长率。

  照明领域,瑞丰将模组提供给下游厂商,比起以前的单个产品,成本能够减少30%。“但是,模组可以被其他封装企业模仿,在这个产品上我们申请了很多专利。它是可以被模仿,但是如果有跟我们一样的或者非常相似的产品出现,我们会采取法律手段。”龚伟斌说。

  上市后高低端产品并重

  上市以后就有业绩的压力,我们会做一些调整。比如说毛利率低的产品,以后也会坚持做,因为量能弥补利润。

龚伟斌说他计划每年拿10%的股权出来激励员工,“最后我自己肯定也不会剩下多少”。

  “人这一辈子就是要看你能活得多精彩。”对龚伟斌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是“我能把公司带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,钱财真的不重要”。

  瑞丰在深圳还没有自己的地来建厂房,“在光明正在争取。就算没有地,我租也可以,一样能生产”。

  换个角度来看,“拿到地对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好事,那样公司可能缺乏创新动力,而依靠房地产来盈利”。

  半年前,一家行业内的国际大公司提出要收购瑞丰,“价格比现在上市的价格还好”。龚伟斌和他们谈了半年,我公司做得这么好,为什么要卖?谈了半年拒绝了,但是特别不好意思,人家是国际上那么顶尖的公司”。

  龚伟斌正在做一件事,把阿米巴经营方式运用到公司管理中,“我想把公司拆分成很多个细小的单元格,每个人都能做自己的老板。现在已经形成了三个事业部,事业部下面还要再继续拆分”。

  “当然要引进职业经理人。”龚伟斌说,“我在管理上能把握大的方向,但可能注意不到一些细节。”

  《基业长青》是对龚伟斌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。2004年至2005年,龚伟斌在清华读EMBA课程,“那时刚办公司没多久,感觉到很多管理的问题,真的是疲于奔命”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龚伟斌读了很多书,“一年读了50本,每一本都是精读”。《基业长青》就是那时候阅读的。他后来研究过华为的模式,也钻研过海尔的管理办法。但是现在谈起自己的管理水平,他略显羞涩地笑笑,“不敢说,不敢说”已经得心应手。

龚伟斌的印象中,公司并没有经历波折或者暴涨,“每年稳步上升”。

  “只是2008年的时候遇到金融危机,营业额有所下降,还有同一年也在宁波建厂,投入比较大。”他说,“我觉得自己挺顺的。”

  “瑞丰曾经失去过一些机会。“龚伟斌说。瑞丰一直专注于做高端市场,”对于毛利率逐渐降低的产品我们可能就不做了,但是这样导致公司的量一直没有起来”。

  瑞丰同时给AVAGO公司做ODM(原始设计制造商)。一般公司的产品只要求一个检查点,但是AVAGO公司要求10个检查点。“一个是ISO,10个也是ISO。”龚伟斌说,“不过这样促进我们对品质的要求。”

  “AVAGO本来可以给我们更多的订单,但是我们不肯做。”龚伟斌说,“上市以后就有业绩的压力,我们会做一些调整。比如说毛利率低的产品,以后也会坚持做,因为量能弥补利润。”

  很早也有风投来看瑞丰,龚伟斌的态度一直不积极,“瑞丰从来没有缺过钱,一直在盈利,在投入。赚几百万也投进公司,几千万也投进公司。因为信誉好,即使偶尔周转不灵,客户也愿意给我们一两个月的账期”。

  2007年瑞丰开始准备上市。“在这个行业,小公司也能生活。但是不上市就不能做大。”

  龚伟斌在瑞丰的持股比例为52.54%,东莞康佳持股比例为25.87%,参考鸿利光电的30倍市盈率,保守估计瑞丰光电股价应在12元以上,龚伟斌的身家约为5.3亿元,而康佳约1亿的投资也可以拿到超过3倍的回报。

  近期龚伟斌在看稻盛和夫的书《活法》。“这是很实用的哲学。”他说,“我觉得茅台是最好的股票,只要有中国人,这家公司的意义就存在。它是某种文化符号。而我们的公司,甚至华为都一样,技术上稍有滞后就会被后来者赶上。”所以,龚伟斌在设计一套体系,能够维持公司的永动。

  他希望做一个制造钟表的人,“我不在了,体制依然能够促进公司”。

分享
正在加载...

关于“”的相关资讯

我要评论:
内  容:
验证码: (内容最多500个汉字,1000个字符) 看不清?!
 
 
请注意:
 

1.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,不发表攻击性言论。

2.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。

3.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。